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Running,Mr.M

在路上……

 
 
 

日志

 
 

时光照相簿11  

2010-10-05 13:32:46|  分类: 时光照相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为爱弹钢琴的男孩

时光照相簿11 - Mr.M - Good Night,Mr.M!
  

我一直觉得炀喜欢静这个女孩有点不切实际,他们完全是不同类的两个人。

炀,从前一直是学校不待见的角色,旷课,打架,老师口里咬牙切齿的后悔把这么个小破孩招进来,肠子怕是都悔青了,整天回家烧香拜佛祈求老天爷赶紧的把这小孩子收走了,要实在不行收自个也成。虽然这话说的有点过,可是你看看他那高中入学成绩,你就觉得笑他对自己的智商都是种侮辱了。炀后来有次挺有深度的跟我讲说:你知道我怎么进的咱们班不?老班(就是班主任)把我叫到班公室问我:你是想读高中还是初中?老班那口气,明摆着随便你读什么,爱怎样怎样,混完了赶紧的给我滚蛋。我忍了忍说:读高中吧。老班不屑的拿过一张表格给了我妈:去报名吧。就走了。炀觉得自己的面子倒无所谓,但是让母亲跟着他一起难堪,这事是自己对不住母亲了。炀跟我聊这事的时候,我看他眼睛里亮闪闪的,忽然的又想起来老姐跟我聊过的一句话:其实炀这个小孩子,还是不错的。

跟炀第一次见面,是在初一补课的时候,打过几次照面,后来也没联系过,只从别人口中隐隐得知,他属于那种混日子的,老师不待见,成绩稍好点的学生都躲着,就整天只跟自己情况差不多的人混在一起。这种学生我见过几个,有次在教室里,班里的恒坐在靠窗口的桌子上看着窗外,那时候班里几乎没有人了,膨的一声,吓了我一跳,我转过头,看见恒旁边的一块玻璃没了,拳头上滴着血,恒坐着不吱声,跟他往常张牙舞爪的模样一点不一样,从那时候开始,我慢慢的觉得,这些小混混,也并不见得就和他们外表看上去的一样快乐,炀虽然不怎么提过,但是有些事情你不说,大家也都懂的。在他们追求单纯快乐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慢慢成长着的寂寞与空虚。

高考结束,我上榜,他落榜,炀重新回到学校读高三,一个人的高三很寂寞,炀那时候总盼着我回去跟他聊天,因为我从来都不给他打电话,我没这个习惯,他就经常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去找他,我的大学虽然还是在省内,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回家的事情很难成行,便只能在过年的时候回去跟他聊聊。我犹记得他复读那年告诉我说:你猜怎么着,我生物考了全校第一呀,不容易呀!哈哈。我看着他那样,嘴上说这人自恋的要死,心里却由衷的为他高兴,因为我们都知道,炀这个人,其实不错的。

再到后来,炀考上大学,激动的热泪盈眶,我又碰到了他第二次的跟我挺有深度的对话:以前我们院里的提起我,都说那孩子没救了,现在你知道他们怎么说吧,炀那小孩子竟然考上大学了,哈哈,提起这事的时候,就好像给他十八代祖宗都争了光,我去炀家里玩的时候,阿姨也显得特别开心,一个劲的招待我们,甚至留我在他家吃饭。但是我知道,这些光荣都是怎么来的,至少高一那段时候,炀的梦里,梦到的竟然都是一些化学公式和元素周期表。他跟我讲的时候,我看着他,说不出的滋味,语言有时候真是乏味,远不及一个拥抱来的安慰。

只是这真实的炀,只有我知道,外人看到的,是他滑稽而可笑的外衣,时常迟到的事迹,还有上课抢答搅得别人无法思考,尤记得有次他迟到了几分钟,气喘吁吁的跑进教室,那时候老师还没来上课,大家静静的坐在教室里,忽然听得一个闪亮的女声叫到:炀,你衣服穿反了。我们循声望去,在炀的后肩胛骨的地方,有个小小的黑色的对勾,我们笑翻了,如果不是这个女生的提醒,我怕是没人发现。他把两只手从袖口缩到衣服里面,转了180°,再把手从袖口伸出来,算是整好了衣服,我们笑着看他把这一切做完,在这些观众里,也有静。

提起静,我总想起来这个女孩子身上那怯懦的神态,也难怪我第一次看火影就觉得静特别像雏田,她的玩伴只有那一两个,她的声音也永远只有那几分贝,她的成绩也永远都是班里的前几名。她是个不用让人操心的女孩,如果真要担心什么,你绝对会想到她走在路上会不会被坏人拐跑了,天下雨的时候会不会被雨淋到,她天生就是被人疼的。但是有段时间,老姐告诉我说:静最近让人觉得很恍惚,走路总是靠墙走,一点大的声响都会惊吓到她,后来才知道,静的母亲在那段时间去世了。我听到以后觉得老天很不公平,那样的一个女孩子,天生就是被人疼的呀,却失去了最疼爱她的人。那段时间,老姐常陪着静,也让我们几个人的关系走得更近了一些。

高三的学习是紧张而忙碌的,恰逢孙燕姿出道,那时候的孙燕姿清新靓丽,常常坐在钢琴前,手指翻飞,音乐跳动,她的音乐也在我们那几个朋友中间最为流行。炀有段时间老让我给他唱孙燕姿的爱从零开始,我对这首歌一点感觉都没有,但炀总让我给他唱,有时候我俩坐一起,我就翻出来我那本厚厚的歌词本,开始给他唱歌:思念爱出现那一小时,生命中第一颗宝石,打一把记忆的钥匙,我想再看一次。直到有天,唱到中途,他忽然说:我要学钢琴。然后站就走了。我只把这当成个玩笑。炀?学钢琴?跟老姐一合计,得出来的结论只能是:这孩子脑子又出问题了。

没成想这事成真了,他买了电子琴,报了班,每星期学两次,后来又看到他一本本的往回买乐谱,听他跟我讲卡农,讲肖邦,讲我以前很感兴趣又从来不会涉及的事情,有时候坐在他家,我们几个嘻嘻哈哈的谈笑,坐在他的电子琴前,让他教点用一个手指就可以弹得曲子,然后看他一个人在我们面前得瑟,嗤之以鼻又从心里敬佩他,一直到最后心照不宣的明白炀为什么要学钢琴。

他没有明确的跟我讲过到底为什么弹钢琴,我一直认为他是想在某天可以在静的面前献上自己的一曲钢琴曲,然后告诉静,他爱她。这么纯情的爱情,这么纯情的小伙子,在高中时代,对于女生是致命的,对于男生是向往的,没人像他那样狂热,只可惜这一切当安放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气质就被完全打乱了。

静始终没有听到过炀的琴声,因为静从来不外出参加我们的聚会。炀的钢琴在还没有学得很好的时候,就已经毕业了,静走了,老姐走了,我也走了,就留下他一个人默默的继续着他的钢琴。我有时候会想,在我们家乡的某个窗口,一盏灯,一台电子琴,一个熟悉的背影,忘却青春的烦恼,随着手指的翻飞,让思念跳跃在一个又一个音符之间,直到陶醉。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