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Running,Mr.M

在路上……

 
 
 

日志

 
 

时光照相簿7  

2010-04-23 10:50:49|  分类: 时光照相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故事

童年的老故事不知道听过的、看过的一共有多少,我记得小时候的自己特别爱看书,各种各样的书都看,文学的、故事的、小人书、漫画、甚至有时候走在路上,看到地上的纸片都会捡起来看一看上面写的什么。各种各样的书囊括的真不少,而那个时候我也很喜欢讲故事,小学有几个女同学特别喜欢听我讲,经常下课了坐在我旁边求我讲故事,这些故事大都是从书本上看来的,也有母亲讲给我的,再加上我绘声绘色的加工,还真的有点吸引人的意思。有个小学女同学在后来跟母亲熟识了之后惊讶的蹦出来一句:啊,原来你就是那个特别会讲故事的同学的妈妈啊。我听到了觉得还蛮有趣的,当年自己一点都没有感觉的事情,没想到会让一个普通的同学记忆那么久,不由得又幻想开来:我都在谁的记忆里飘着呢?

只是今天要讲的并不是我的故事,有一些人,他们讲过的话,说过的事,在你当时还不明白的时候觉得他是那样的无所谓,而当你经历很多事情,再次回想起的时候,你才暮然发觉,曾经不经意的一句话包含的却是很深的感情与眷恋,当初忍痛剥离的感情在多年后回味起来却让人无比的思念。这其中包括故事,也包括讲故事的人。

母亲的故事和没见过的舅舅:母亲说,我有三个舅舅,我很惊讶,因为我只见过一个,而且从来就只认识这一个,其他的两个只存在在母亲的故事里,在母亲的故事里,我有三个舅舅。然后,那个故事里有狼,那个狼就扮演了把其中一个舅舅吃掉的角色,她讲的情景大概类似于蒲松龄的狼,很熟悉的干草垛,很熟悉的场景。然后那故事里剩下了两个舅舅,再然后其中一个舅舅又在一次农活中突然的倒下了,故事中就只剩下了我现在的这一个舅舅。母亲在我小的时候会跟我讲许多她娘家的事情,这些故事大多都是苦难的往事,什么上学的时候趟着冰水过河,下了夜自习与误认为狗的狼一起回家,还有饿极了的老汉要吃自己的女儿,还包含一次玩火差点将自己家里烧掉。所有这些故事都给我一个特别的感觉,就是母亲是个特别命大的人,这让我对她的童年充满了好奇与期盼。其实这些故事在如今回味起来,多的是对她在苦难中的乐观精神的喜爱,这也是她这些年来一直感染我的性格,并且在我的性格中也包含了同样的乐观精神。而那些旧式的生活情境,大半只是一种新奇。

二姨的故事和捡来的姐姐:二姨的故事告诉了我堂姐的身世,她说她不能生育,但是还是想要一个小孩,许是老天眷顾,真的就让她捡到了我的堂姐。堂姐那个时候就好像一小团抹布,皱皱巴巴的缩成一团,不知道是谁家丢在麦草垛里的,那时候人很不值钱,也没有计划生育,每家每户都响应这毛主席的那句:人多力量大,拼了老命的生孩子,常会看到姐妹五六个,甚至有十几个的。可是偏偏也有人不能生的,二姨将堂姐抱回家,当宝贝一样的养着,于是堂姐便成了那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子女,从小被二姨宠着、爱着。我很羡慕堂姐,即便因为种种原因造就了不幸的发生,也有好心的老天心疼着她,让她能够独享一个母亲所有的爱。堂姐跟我的感情很好,常常在暑假里漫山遍野的疯玩,做为亲戚中最小的一个男孩,我理所当然的享用着堂姐的爱护,后来她出嫁,招的上门女婿,孩子跟她姓,觉得她很了不起,而随着她第一个孩子的降生,我们的关系也渐渐的淡了。只有一点,似乎姐去找过她的亲妈,这似乎是每个领养的孩子都会去做的事,跟所有类似故事的结局一样,她继续跟养母,也就是我的二姨住在一起。

远房小姑的故事和丢失的布鞋:远房小姑到底有多远,我也不知道,总之,从我记事起,她就已经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但她在我小的时候极宠我,而我也极依赖她。照母亲的说法,我再两岁前看了不下几十部电影,都是这个远房小姑带我去电影院看的,真正的大荧幕,很多的人,然后几乎每次小姑抱着我,都会在人潮中把鞋子挤掉了,回家母亲也必是看到套在我脚上的鞋子又失踪了,无奈的叹口气,笑笑却并不责备,她知道小姑是极爱我的,我也怀疑我喜欢吃香蕉的习惯是那时候就培养起来的,她经常会买大串的香蕉给我吃。可是这个远房小姑在我记事之后就再没出现过,听母亲隐隐说到过,似乎身世蛮悲惨的,有次在村里一家的酒席上,听母亲说邻座的一个只用门牙吃饭的脏兮兮小男孩就是我那远房小姑的儿子,不由得有点不舒服,而这个很爱很爱我的小姑,也终于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睿智的大姨和她的老故事:这是我最喜欢的人和她的故事,也是最迷人的一个。他算是我童年里一个童话,你会惊叹于从一个山区的老妇人嘴中讲出来的土的掉渣的方言故事,和远在丹麦的安徒生的故事,又或者格林童话何其相似,我不知道大姨懂不懂这些,而我在听这些故事的时候,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神奇。这故事我要从头开始讲,所有的话其实都是铜川山区的方言,我不晓得怎么用这正经的文字记录下来,试试看吧:有一天,锅沿,门拴,抹布吊串(故事里是三个小孩子)的娘要出门了,告诉三个小孩,把门关上,谁来都不准开门。然后等娘走了以后,狼扮的娘就来敲门了:锅沿呦,门拴呦,抹布吊串呦,给娘开门来。然后三个小孩子在门缝里张望了以后喊道:你不是我娘,我娘走呀穿的红,戴的红,袖子上还编(就是挽的意思)二尺红。然后狼就去什么红土坡打滚,打了好几个滚,然后回来继续喊道:锅沿呦,门拴呦,抹布吊串呦,给娘开门来。你不是我娘,我娘走呀穿的绿,戴的绿,袖子上还编二尺绿。然后狼就又去草地里打滚,滚了那么好几遍。来来回回的几次,反正那个颜色在大姨的口中可以变化很多次,大姨讲故事的时候用方言眉飞色舞的,听的我很开心,讲的她也很开心,从她的眼中看得出她喜欢讲故事与小孩子,我也特别喜欢和她呆在一起,她身上有种活力,统一于母亲的乐观精神,相比长辈,她更像一个朋友,我和大姨的友情也都是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步加深,以至于有时候打电话回家并不问母亲的情况,而总是想问问大姨身体还硬朗吗?大姨夫在我年幼的时候就走了,大姨一个人独居多年,乐观、硬朗,她和她的故事一样,都有种神奇的力量。

我和我的池塘的故事:南方人不会体会得到,对一个北方人来讲,童年的一个小池塘有多大的魅力。那个池塘一周都有树,树上还会掉下来紫红紫红的果子,漂在水面上,顺手洗洗就可以吃了,有时候也会有劳作回来的黄牛回来停在池塘边喝水,摇晃着尾巴,悠然自得。我也会蹲在池塘边,向小池塘里投石子消磨时间玩,偶尔有树上的枝杈斜挨着水面,也会扶着树枝下到水里去玩一会。池塘里的水大都是雨水,夏季的时候会多些,冬季会慢慢干涸。而当我不再去那池塘边玩的时候,所有这些记忆,也都想冬季的湖水,慢慢干涸了。也只有在这博客的一隅,记下来,偶尔惦念一下。

 

PS:写完这些的时候,我在想一个问题,因为我童年的这些故事,大都跟女性有关,隐约有人说这种情况跟gay的成因是有关系的,有兴趣的网友可以一起来探讨,是不是大家都有这种情况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