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Running,Mr.M

在路上……

 
 
 

日志

 
 

时光照相簿4  

2010-03-11 12:19:53|  分类: 时光照相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传奇

 

我常常奇怪人记忆的源头是从哪里来的,第一次记事起始的年龄又会是哪一天?有人告诉我说,他两岁的事情都记得,我不信,至少我四岁以前的时间都做了什么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唯一能模糊回想起来的小时候的事情,大概是在学前班了,god,相比别人也太靠后了。学前班第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老师拉着我们的手,男同学一队,女同学一队,一个挨着一个的去认学校的男女厕所,老师也是好心,可我怎么就觉得大家一个一个的跑到厕所门口再回来那么怪异呢!不过总算那还算朴实的厕所陪我走过了六年的小学时光。这也可能是我能记得起的关于我的最早的事情了。而更早的,则是老妈茶余饭后乐于给我讲起的有关我的往事,而这些往事,经由老妈夸张的手法加工以后,就变成了我的一段段传奇。

第一件事:休克中的死里逃生

我爸爱喝酒,这是我咬牙切齿痛恨了一辈子的事情,其实不关酒的事情,而在于老爸不怎么控制自己的饮酒,更要命的是他酒后的那些没完没了的肺腑之言,是的,酒后吐真言不假,可老爸这酒后真言当真得罪过不少人,也吃过不少的亏,至少我觉得为了那二两酒不值得,我就因此差点丧命。那是给我过满月酒的时候,据我妈讲,那时候家里不算很穷,在村里还算富余,满月酒办的也还算过得去。当然,来来往往的客人免不了要去看看我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也免不了夸长得好看什么什么的,要是当时能听懂的话说不定现在的我还能更自信一些。完了以后,就都去吃饭了。老爸也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老妈忙前忙后招呼着客人。据老妈描述,等发现我不对劲的时候,天都黑了,客人也都散尽了,回屋就发现我身上的小棉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扒拉在了一边,整个身子都晾在外面,摸摸身上也烫得厉害。老妈抱着我撒腿就往医院跑,据医生那老套的台词所讲,要晚送来半个小时,这小孩就没命了(直到现在我也都还纳闷为什么医院的大夫讲这句话的时候,从来都是半个小时。我猜许是半个小时又给人一种紧迫感,又让人觉得还有时间救人吧。相比之下10分钟和一个小时都没这种优势。这些都是个人纯粹瞎想,仅供娱乐)。从那次以后,我也许就落下了病根,小时候没少喝中药调理,甚至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我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是活不过18岁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觉得我跟酒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第二件事:水池边的命案

邻居家那个小水池我见过,现在也还记得,整个一个V字型的槽,里面常年有半池积水,我是记得我常常会在那水池边往里面张望水中的一些浮游生物,其中最典型的要数蚊子的幼虫,幸好我还记得它叫孑孓,当时为这个专门查过字典的。看孑孓在水中一扭一扭的样子蛮好玩的,就能在水池边看很久也浑然不觉周围的事情。当然这件事情也是老妈的据说了。那天她在家很久都没听到我的动静,纳闷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不久就听得外面有人惊呼说有人掉进池子里了。老妈冲出去的时候其实我已经被救上来了,听她讲我是被人握住脚踝一把从水池里扯出来的,想想那样子就觉得自己像一条刚被从水中钓起来的鱼,没面子完了。而且这件事最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在水池那么久竟然没被淹死,还能被救起来,后来在脸盘里试验过自己究竟能憋气多长时间,总体不超过一分钟。不过那池子能淹到我也算是缘分了,那里面的水深其实也不过半米,而孑孓是不是在我肚子里扭来扭去是后来回想起来蛮让我战栗的事情。

第三件事情:新凉鞋的灾变

简单讲,买了新凉鞋,高兴地蹦来蹦去,而眼睛只顾着看着脚底,一头栽进沟里去了。我能想象老妈是怎样在旁边由说说笑笑的表情一瞬间变成惊恐的表情,又是怎样一阵风一样的跑去看我的状况,又是怎样呼唤离我最近的人对我及时施救。其实那沟不过两米深……那次是真摔晕过去了,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隔壁大妈的怀里,老妈在旁边,我睁眼的时候,是电视剧里常有的那句:醒了醒了。大妈的手在我脸上轻轻的摩挲着,很舒服,也很安慰,慢慢的我才回忆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后在家休息了一下午也就好了。农村孩子不像城里娃,经摔,那次过后,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只不过想起这件事会觉得难为情,因为一切的起因都是那两个字——臭美!

第四件事情:被竹筐谋杀了

这件事不是经由老妈口中讲出来的,而是我自己发生在小学低年级的事情,这事情八成他是不知道的,我回忆起来也会觉得很囧,小时候的糗事真的还蛮多的,而这一件是特别糗的一件。其实一切都是因为隔壁的爷爷(不是亲爷爷,只是因为年纪比较大我都习惯叫他爷爷)让我帮他送一个竹筐到山上去,我乐呵呵的答应了,上山去的路上有一段路特别窄,一边靠山墙,另一面是那种黄土高原上梯田式的另一边比较低,大约有个4米高吧。我当时特别珍视这次给爷爷送筐的机会,所以一路上对这个筐爱护有加,不让它有一丁点损害。所以走那段特别窄的山路的时候,我特意把筐子跨在里面生怕筐子掉下去,我就走外面。那路真的很窄,窄到我也几乎快掉下去了,我就往里面靠,结果那筐子顶到山墙上又弹了回来,我被硬生生的从路上弹了下去。那次摔得真惨,我清晰的记得自己躺在地上,那个两条腿不停地抽搐,停也停不下来,直到意识慢慢的模糊。我醒来的时候,爷爷还正往我这边跑,我浑身无力,一点也站不起来,那个该死的筐子被甩在一边,好像讽刺的嘲笑我的愚蠢。

最后一件事情:月光下的麦田

家乡的麦田容易让我记住的,就是盛夏的时候,微风吹过时的麦浪,虽然我一直向往大海,但是麦浪是另一种美到极致的风景,你可以走到其中去,风吹着麦浪一层一层的从腰间摆过,而春夏交接的季节,麦子扬起它星星点点细碎小花,漂浮在空气中,伴着阳光闪耀在田间。这些都是我对麦田最典型的记忆,而第一次和他接触,是在老妈的讲述里,是关于隔壁家大我好多岁的姐姐,老妈现在仍对她耿耿于怀。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姐姐带一群小孩子跟她去山上玩,当然其中包括我。太阳落山的时候,姐姐又带着那群小孩回家去了,可是老妈在那群小孩中间却没有找到我。不用问,丢了。老妈后来的叙述中是这样描述那天的:山上的麦田很多,一片接着一片在月光下幽幽的泛着光,那些齐腰深的麦田都高过我的个头,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就一片一片的在麦地里翻,一面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那时山上是有狼的,小时候也都有很多狼叼走小孩子的事情发生,我后来有一次见过那样的小孩子的尸体。山上不时的能 传来狼叫的声音,而母亲就在那一片连一片的麦田里疯狂的寻找着,那天的月亮一定很大很圆吧,照亮老妈的路,让他循着我的哭声一直跑到我的面前,带我回家。于是,在母亲的叙述中,这个美丽的夜晚就永远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

所有的这些传奇,大都是母亲叙述给我听的,我听的很有味道,在回味中我也发现,每次在我有危难的时候,都是她陪在我的身边。而这些故事,也是我们之间感情的最好见证。希望老妈身体健康,开心快乐着听我讲以后的故事。

 

PS:从开始构思这篇文,我就纳闷为什么我的传奇都几乎伴随着死亡的阴影,可能是因为这些事情比较容易被我记住吧,死亡总是离我们很近,又那么的遥远,一年365,其中有一天神秘的日子,他是你的终点,你浑然不觉的一次又一次的经过他,又不知道它的目的地究竟在哪里。而现在唯一可以确信的是,我的传奇,都不会是我的终点。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