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Running,Mr.M

在路上……

 
 
 

日志

 
 

电影《时时刻刻》  

2009-12-07 11:26:03|  分类: M人M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上两篇时时刻刻的影评。这片子是在09年前半年重庆的家里看的,当时没怎么明白,最近想起来,才感悟到其中的很多东西。

《时时刻刻》——绝望的轮回

       不同时空的人物事件交错,明显的意识流倾向,看完好一会儿还无法回过神来,不知道如何理清头绪去理解导演的意图,抽象的片名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前三十分钟根本搞不清这三个时空中的故事有何关联,后来才发现一切都是用一本书联系在一起的。尽管2001年的那个故事跟《戴罗薇夫人》没有直接的联系,但克拉利萨明显就是书中描述的戴罗薇夫人的现实版人物。写书的人、读书的人、书中的人,三者的经历有着太多的类似之处,也进行着互相的人格认同,所以也在通向宿命的结局。这就是所谓的艺术来自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文学和现实之间是互动的关系,一方面作者的生活经历影响着书中人物的思想感情,另一方面书中人物的思想感情又能够感染作者和读者的心灵。

一开始三个女主角都是面向床外侧卧着,很大程度上说明了她们生活上的空虚无助,以及无法为家人所理解。弗吉尼亚和劳拉都痛苦地承受着丈夫的爱意,而克拉利萨是在把她的爱意强加于前夫身上。她们都提到了自杀,弗吉尼亚最终走向了湍急的河流,劳拉曾一个人在旅馆进行思想挣扎(在她的幻觉中河水把她淹没),而理查德当着克拉利萨的面从窗口跳下。三个人无疑都有着同性恋情结,弗吉尼亚和她姐姐、劳拉和女邻居、克拉利萨和同居室友,理查德也可能是因为同性恋而得了艾滋病。当弗吉尼亚决定让戴罗薇夫人不死的时候,镜头跳向读着她的作品的劳拉,她也放弃了寻死的念头。她们的情感通过一本书相互渗透,无可避免地导致了命运的轮回。

有一个问题是电影并没有明确提到片中人物的痛苦到底是来自哪里,自杀又是为了什么。三位主人公无疑都过着相对优越的生活,可能是物质世界的丰富凸显了精神世界的空虚。弗吉尼亚和劳拉有着爱着她们的丈夫,但她们都无法面对现实生活的琐碎,承担起女主人的角色。而理查德其实早就丧失了生存的勇气,却不得不在克拉利萨期待的眼神中继续挣扎。他们的现实存在都只是为了满足他人的爱意与责任,而无法成为真实的自己。所以最终他们都选择了死亡或者离开,有时候死亡意味着真正的自由,而离开等同于彻底的解脱。就像弗吉尼亚姐姐的孩子们发现了一支垂死的小鸟的时候,他们的母亲说也许让它死去更好。

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一种普遍的人性悲剧,每个人都无法逃脱观众期许的目光和偏执的关爱,不忍心令他们失望心碎,以至于不得不违心地去扮演另外一个人。就像米兰昆德拉所说的那样,在那永劫回归的世界里,无法承受的责任重荷,沉沉压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我们过早地从前人的经验中预知了自己的宿命,只能绝望地徘徊在时间的河流里,永远重复着那些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她们时时刻刻地凝视
     凝视相隔空间的世界,凝视跨越时光的彼此
     去生去爱,哪怕死亡也阻挡不了
     ——在这一时,在每一刻。

    《时时刻刻》(The hours)这部影片是根据在1999年获得普利策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小说作者Michael Cunningham的成名作是让人看了无法入眠的《末世之家》,相对于《末世之家》内容的惊世骇俗,《时时刻刻》的魅力更在于其结构与形式的巧妙。电影《时时刻刻》完全遵照小说的走向与构架,采用三段式,描绘了不同时空里三个女人的一天,联系她们的是:一个存活于文字间的桃乐薇夫人(这让人联想到《丽蓓卡》里那个已经死去从不出场,却左右活人命运的女人。);三次同性间暧昧的亲吻——在三个女人的灵魂深处都存在一个屏弃了男人的神秘花园;一种濒于崩溃的终极情感,三个人都如同烈火焚身一般奔突着寻觅着灵魂的出口。

 1.弗吉尼娅伍尔夫:“死”的代名词。即将死在1941年的伦敦郊外,而1923年创作小说《桃乐薇夫人》的情境与状态循环反复于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其扮演者Nicole Kidman最近红得发紫:年初是第2211个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名人,昨天又成了奥斯卡的新宠——婚姻成就了她离婚成全了她,她本人和“死”一点关系都扯不上的现实刚好与《时时刻刻》里的一个观念不谋而合:女人的生命由于男人的介入而丰富,因为男人的出局而完整。

    2.劳拉:“生”的代名词。活在1949年洛杉机,出身中产,正在第二次怀孕,深为《桃乐薇夫人》所媚惑,憧憬着生命的转机,渴望摆脱又充满矛盾。劳拉由Lulianne Moore扮演,在电影里敢和Meryl Streep对视的女演员没有几个,Lulianne Moore一直让人捏把汗。

    3.克拉丽莎:“爱”的代名词,是维系生死两极的纽带。活在现代的纽约,是现代版的桃乐薇夫人:生活在过去时里,努力维持着现在时的不无虚伪的幸福,即将目睹身患绝症的初恋情人坠楼身亡。扮演她的是鼎鼎大名的Meryl Streep——13次奥斯卡提名的老牌影后。如果说Nicole Kidman顺理成章地用“不正常”演绎了伍尔夫的不正常,Meryl Streep则难能可贵地用“正常”诠释了克拉丽莎的不正常,论表演的境界,“新欢”远不及“旧爱”。

    《时时刻刻》诉说的是:女人,在“生”上做到极至才成为女人;在“爱”上做到极至才谈得上完美;“死”,是一种谢幕的姿势,迎接亦或延迟,见仁见智。而影片里的那片不言不语却象征了一切的河水,那湍急的曾在彼时彼刻带走女作家生命的河水,那无边地浸没过怀孕却仍然孤独的女人梦境的河水——它此时此刻见证了怎样的故事,又将在下一秒钟流向什么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